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
廣告位招商中



此廣告每年2200元

廣告位空缺中

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

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
廣告位招商中

廣告位空缺中

此廣告每年2200元

不做支架治療冠心病

廣告位招商中

白癜風丸

陽光蟲草

風花雪月看大理

已有 3453 次閱讀   2018-01-26 15:54 點擊聯系作者 手機高速瀏覽本文
分享到:

風花雪月看大理

早就敬慕大理的美名,尤其是蒼山洱海的舒適和大理古城那古典的韻味和現代文化相連系的恰如其分。

懷揣著多年來對云南美景的期盼,我抽出了幾天空余的時候并訂了機票,飛往我多年來一向神馳的那片凈土,這毫不是血汗來潮,而是久長以來對遠方那片美景的巴望。

當飛機下降在昆明長水機場時,已經是深夜,隔天我就興高采烈地搭乘著昆明開往大理的火車,途中六個小時的車程,仿佛顯得很短暫。當列車抵達大理白族自治州后,當天晚上,我住在大理古城四周,因為遠程跋涉的怠倦,我很早就進入了夢境。

第二天我起得很早,搭乘著旅游大巴車開往蒼山洱海景區。坐在客車上,望著車窗外的白族平易近居分布在路的兩側,時而鄰近,時而遙遠,時而從面前一掠而過,時而星星點點地分布在遠處的山巒。坐著索道車一路爬升到蒼山半山腰海拔大約2000多米的高度時,剎時感受到一股迎面而來的冷氣。在穿過蜿蜒而悠久的天龍洞后,從較遠的出洞口出去,洗澡在陽光之下,表情也一會兒感應名頓開起來。順著半山腰的木頭棧道一邊走,還能一邊不雅賞遠處山腳下一片片鱗次櫛比的白族平易近居,再向更遠處遠望,可以看見深藍的洱海。但因為相隔距離較遠,視線中的洱海是狹長的,橫跨于層層山巒之間,使人向往。

在去往洱海的途中,在導游的放置下,我還有幸到白族人家做客,而且品味了蒸飯和白族人招待外賓的“風花雪月”茶。而這“風花雪月”茶是四種口胃完全分歧的茶,分為“下關風”、“上關花”、“蒼山雪”和“洱海月”四個品種,皆屬于普洱茶系列。“上關風”茶剛喝下去的口胃微苦,但事后卻會垂垂地出現甜味,有否極泰來的寄義,這可以說是這四種茶里口胃對比出格的一種。

當我有幸來到洱海邊,搭上周游洱海的游輪,環視周圍,在山巒的環抱之下,洱海仿佛成了一枚碧藍而澄徹的鉆石,鑲嵌在群山之間。洱海的水,像青澀少女的雙眸布滿靈動,讓人一眼望去就難以忘記,并在心里出現一陣陣漣漪,久久不克不及冷靜。游輪徐徐地行駛,一陣陣冷風吹得讓人如癡如醉。聽當地人說,曩昔這里的白族人幾近都沒出過門,只棲身在這蒼山洱海畔,那些白叟們一生只見過洱海,認為這就是海,且從天空中俯瞰洱海,它的水域輪廓恰好像一個耳朵的外形,“洱海”這一名稱就應運而生了。

不遠處飛來了一群又一群的近似海鷗的鳥類,固然叫不上具體的名字,但它們的模樣仿佛很熟習。那些鳥兒一邊撲打著同黨在低空中擦過,一邊低著頭看著游船上的人們。它們有的在洱海湖面稍作逗留,然后向遠方飛去,有的從旅客的面前飛過,仿佛在向我們暗示友愛。洱海湖面上有了這一群好客的使者,使得洱海又增添了一絲朝氣與活力。

洱海的行程竣事后,我又去參不雅了被稱為云南白族第一鎮的喜洲古鎮。在喜洲古鎮里,有喜洲粑粑等林林總總的風味小吃,安步在富有古典韻味的石板路上,石板路雙方傳來了川流不息的小攤販的叫賣聲,旅客們行走在古鎮里,能看見馬車夫趕著馬車落拓地交往于亨衢和巷子之間,每次他們顛末,都能聽見遠處傳來馬蹄的“嘎達嘎達”聲和車轱轤的“咯吱咯吱”聲,那聲音由遠及近,反應了喜洲古鎮的居平易近敦樸而安閑的糊口。

當傍晚下的最后一抹落日逐步消逝,夜色漸濃,我回到了大理古城。這是我在大理逗留的最后一個夜晚,明天就要返回昆明并搭乘飛機歸去了,是以這個夜晚對我來講顯得非分特別珍貴。安步在大理古城里,周圍的游人熙熙攘攘,街邊有賣燒餌塊,烤乳扇等小吃,古城里最具有特色的是人平易近路和洋人街,人平易近路有賣一些云南傳統平易近族樂器,如葫蘆絲,手鼓等。還有一些酒吧,里面有駐唱歌手。

在大理游玩的兩天固然短暫,卻給我留下了難忘的回想。大理的美,如蒼山洱海般舒適,如大理古城般古老卻不掉活力,是千年的文化與天然融于一體的巧妙連系。大理的美,是一種清爽脫俗的美,是一種靜謐的美。

版權作品,未經《短文學》書面授權,嚴禁轉載,違者將被究查法令責任。

本文出自網戀交友會員:【征婚交友博文中.本站不對作者的版權做以核實.有關版權問題請聯系博主或聯系本站管理員做相關處理(管理員www.nyahjv.tw)



手機掃描訪問-快速分享到微信-微博-專業打造個人及中小企業微營銷平臺客服系統
二維碼
前一篇:秋來,葉落,冬來,人去
后一篇:No Read all
分享 舉報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